主页 > 新闻热点 >峇峇娘惹迎新守旧三之一说福建话夹带大量马来词摩登娘惹珍藏芭雅 >

小编推荐

峇峇娘惹迎新守旧三之一说福建话夹带大量马来词摩登娘惹珍藏芭雅


2020-07-07


峇峇娘惹迎新守旧三之一说福建话夹带大量马来词摩登娘惹珍藏芭雅娘惹家族虽在大马延续了好几个世代,但在无情时间巨轮的辗压下,娘惹家族的血统也逐渐被沖淡。过去,娘惹家族很讲究食物的準备功夫、家具摆设的细腻度等。然而,现在先进的科技早已取代手工作品,那幺,已摩登化的娘惹家族,究竟该如何把专属他们的传统文化传承下去?自认是摩登娘惹的槟城人陈雪晶,虽热爱娘惹文化,但她并未沉迷其中,并能客观的看待娘惹文化的演变。中国六毕业以后,陈雪晶来到吉隆坡升学。离开老家槟城只身来到人口密集的大都会生活后,大学里的同学总是对她究竟是华裔还是巫裔的问题感到好奇,因为她的五官和轮廓特别立体。但雪晶不以为然,在朋友面前总是自称华裔。小时候,她常常在想,为什幺祖母和曾祖母总是下半身围着沙龙,而且福建话里夹杂的马来文特别多。“一般上,只要去到华裔朋友的家,他们的福建话都相当纯粹,但我家的福建话却夹杂了很多马来词彙。从小,父母并没有特别跟我们强调说我们是峇峇娘惹的背景。直到长大后,我才确定自己是峇峇娘惹。身上同时流着华人、泰国人和印尼人的血。”2011年,雪晶离开马来西亚到美国升学。她陶醉于美国小镇的自然风光,也喜欢当地文化上的自由。美国人强调个人主义,久了以后,她开始想念马来西亚社会的群体主义。很多娘惹家族都对他们的传统文化引以为傲,然而,雪晶不同于他人,她和家人几乎都以“福建人”自居。即便她对家传文化有再多的骄傲,她也不会因此在心中产生优越感。她活得踏实有原则,一步一脚印。两年前,她决定返回大马,因为她最怀念的是这里的人情和食物。大马让她感到自己的身份被认可,她更倾心于这份归属感。“有些人对峇峇娘惹族群仍旧感到陌生,彷彿它只会出现在餐厅的菜单上,或是在马六甲的博物馆里头。为了方便,每每认识新朋友,我通常自称华人,那就可以省掉解释的功夫。”雪晶没有为自己取个娘惹称号的打算。“它是我的一部分,即便只是很小的一块。我对于体内流着的血液感到自豪,娘惹文化本身是我国非常重要的遗产。”最爱吃Acar身为一名摩登娘惹,她不穿珠子鞋、不穿芭雅服,更不会做娘惹传统菜餚。“小时候看过我妈和婆婆準备娘惹食物。他们早上出外买了食材以后,整天就待在厨房里準备食物。食物切丝浸泡、配料用石磨敲碎、小心翼翼控制火候。这几年在外,我都是一个人独居,自己做的主要是简单的蒸煮食物,所以没有什幺机会可以煮娘惹餐。”雪晶最喜欢的食物莫过于阿杂(Acar)。“自家做的总比外头的还要好吃。可能是因为外面腌製的阿杂主要是供商家大批大批销售出去,所以失去自製的那种用心,出来的成品就没有自製的那幺理想。”峇峇马来话带福建乡音雪晶对娘惹家族的娘惹音感到自豪。“我们的福建话和福建人的有少许差别,当中夹杂很多马来语。”槟城的峇峇娘惹採用的福建话是“峇峇福建话”(Baba Hokkien),和马六甲及新加坡的“峇峇马来语”(Baba Malay)有所不同。前者是福建话夹杂很多马来词彙,后者则是马来话中带有许多福建乡音。新加坡出版的峇峇娘惹博物馆指南(Peranakan Museum Guide)提到,槟城峇峇福建话和大马其他福建人说的福建话,差别在于峇峇福建话採用超过500个马来词彙,这包括了娘惹家族把床垫称为“tilam”、肥皂称为“sabun”、磨石称为“geling rumpah”。至于娘惹的家规与禁忌和一般华人家庭相似,并没有太大差别。“吃饭的时候,手肘不可以放在餐桌上,华人家庭也一样。”雪晶的父亲陈瑞福每每要出门的时候,总会随身携带比辣尖,可见娘惹文化在他们生活里如影随形。“父亲对于马来文化有着很大的热忱和热爱。他常常哼着P. Ramlee 的歌曲‘Aci aci buka pintu’,并和兄弟姐妹开玩笑。虽然我不太知道其中的含义,但我想说,父亲对马来文化有一定程度的倾心,可能是因为我们的体内流有马来血液吧。”该首歌曲的内容主要是讽刺当时社会对于神鬼论的迷信,早年,只要是P.Ramlee 的歌曲都能在国内带起一股旋风。用百年碗碟吃饭 穿祖先留下芭雅服雪晶的公公是印尼的巴塔克人(Batak),被马来西亚陈氏华人家庭收养,后来娶了雪晶的外婆。雪晶的外婆是华泰混血后代,两人在男女双方家人的安排下共结连理,当中虽无浪漫动人的爱情故事,但也算是马来西亚多元结构下的结晶。以往的峇峇娘惹家族多是由来自富裕华人家庭的一方与当地人成婚后所生成的家族,所以,一般峇峇娘惹的家世背景都不错,而且很多峇峇或娘惹多是接受英文教育,包括雪晶和她的父亲。十五世纪郑和下西洋时带了汉丽宝公主同来。汉丽宝公主后来嫁给马来苏丹曼苏沙。自此以后,马来西亚的娘惹族即被称为汉丽宝的后代。“峇峇娘惹之所以独特,那是因为我们很少见到远古时代的跨种族婚姻留下的文化。就好比汉丽宝带着500位随从下西洋嫁给马来苏丹一样,我们无法複製这段历史,所以它是珍贵的。”雪晶认为,在时代巨轮的快转下,娘惹的文化早已淡去。虽然如此,若能将娘惹的故事世代相传,还是可以让娘惹后代紧记自己的文化根底。除此之外,祖先留下的精緻娘惹古董,也是有助保存文化的重要方法之一。“家里使用的碗碟餐具有不少由上一代留下来的。用具有一百年历史的碗碟来吃饭的感觉很神奇。我也试穿过一套曾祖母留下的芭雅服,整个就是紧身的,勒得好紧啊。 我在想,那时候的女人的腰围必须维持在20公分左右才能穿上吧。”她甚至想过要召集同是娘惹后代的朋友,齐齐开一场以峇峇娘惹为主题的派对,或是把其中一天列为娘惹节庆。她也建议本土影视业多拍摄娘惹文化,以便更多观众了解娘惹文化。 “新加坡电影《小娘惹》就是一个很棒的例子,让更多观众认识娘惹文化。”娘惹菜切片分色很细緻雪晶的母亲黄素治是华裔潮州人,没有娘惹血统。1982年,她嫁进娘惹家庭以后,才掌握到娘惹家族文化的精髓。“华人菜餚多是炒菜、煮汤、煎鱼,反正就是没有娘惹餐的酸辣味道。娘惹菜餚系会用黄姜、南姜、辣椒乾等调味,而咖喱粉更是我家婆亲手用石磨做出来的。”娘惹食物非常耗时,就好比娘惹阿杂(Acar Awak),偶尔还得花上两天的时间才能够做好。“家婆準备食材时,我就在一旁帮忙。他们上一代準备食物时态度超级认真。所有菜餚的切片和颜色都很细緻,且分得非常鲜明。”如今,她在家中偶尔还是会自己亲手準备娘惹食物。“亲戚朋友到来的时候,他们说要吃娘惹餐,我就会亲自下厨去。反而逢年过节时,我几乎都没有做娘惹菜。”华人娘惹难分辨雪晶的祖母去世之前,把她的芭雅服交给一众媳妇,包括雪晶的妈妈黄素治。黄素治说,她把家婆送她的芭雅服收在橱柜里,虽然她很少用到,但那毕竟是一份“家传之宝”。“上一代留下的还包括手镯、厨具和装饰品。他们以前的床、桌椅、珠子鞋等,几乎都已经被上一代卖掉或送给他人了。”保留原汁原味的娘惹文化并没有想像中容易。“现在的社会已经摩登化,你走出去后,很难去分辨谁是峇峇娘惹,谁是华人。而今,石磨已经被搅拌机所取代,所以,坊间再很难找到一个人愿意花上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去磨辣椒。”或许几个世代以后,峇峇娘惹文化将销声匿迹,只出现在博物馆里让人怀旧。但是,他们的后裔仍会把以前的故事继续说给年轻一辈听,让后人得以记住祖先的过去。汉丽宝远嫁南洋的故事总是浪漫,但上一代的跨族爱情更是让人憧憬。至于峇峇娘惹会如何延续这份浪漫,似乎还是个未知数。特约/克里斯[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傅太阳神|提供最新消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久赢app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伯爵游戏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