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卫生活 >68岁人生不老‧张永新续追梦 >

小编推荐

68岁人生不老‧张永新续追梦


2020-06-05


68岁人生不老‧张永新续追梦张永新的人生虽简单,但却极不平凡。简单,那是因为他的绝大部份人生都专注于实践其政治理想,包括出版具敏感性,但却可以启发或造福社会和群众的书籍;不凡,则是因为他年纪轻轻就因为参加政治活动而被扣留8年,过后,他曾当过建筑工友、杂工、园丁、补习老师、讲师、时评人、出版人……穷其一生精力,只为了对社会作出贡献,并对社会形成影响。15年前,年届半百的他更一举创办文运出版社,实践其出版梦。去年,他进一步开设了他理想中的书局,现在,他正积极找着接班人,以便自己未来可以抽身以投入写作工作,并一圆他的出书梦。此外,他也想举办集东南亚各国书籍与文人于一地的社会文化中心,以及老人休闲交流中心。虽然前半生极其忙碌,但到了后半生,张永新仍努力再造人生,因为他还有很多有待实现的梦想。60岁后退休安享晚年是多少人的梦想,但现年68岁的文运企业(GERAK BUDAYA)社长张永新却没有想过这回事。人称“老闆”的他,至今依然满腹理想,充满干劲地谈着如何去实现一个接一个的梦想。提起人生,他将自己的人生分为不同阶段。20岁被扣留8年1968年,恰是他的人生的第一个分水岭。那一年,来自柔佛的他年仅20岁,即因为参与政治活动而被扣留8年,而这也是他人生的第一个阶段1976年,他重返社会后待在柔佛峇株巴辖,从事建筑、打杂等粗工,一直到1985年,他决定北上雪兰莪谋生。张永新初到八打灵再也时,是住在一位马大教授的家里当园丁,并包办修理等工作。“教授要写书出版时,我就帮他处理印刷和推销的工作。1989年,我写文章投稿给报章,过后渐渐有了一些名气。接着,我还替学生补习马来文,我是在扣留营里学会马来文的。”1993年,张永新到韩江新闻专科班应徵后,兼职讲师,在该院教导社会学、新闻分析与时事,并在那里认识很多年轻人。“1996年又是一个转变。当时,我想到我国有《儿童乐园》、《中学生》等刊物,却没有属于大专生的杂誌,于是,我就设法办《大专生》双月刊。”那个年代,张永新因常到大学生活营演讲而接触很多大专生,于是,他就顺理成章找到一群人协助他编辑《大专生》。1998年发生“烈火莫熄”运动时,张永新的办公室变得非常活跃。不过,《大专生》在出版12期后,却因各种问题而于1999年停刊。字典永无退休二字2000年,又是张永新的另一个转捩点。凭着过去的经验,他想更系统化地做一门生意,即分销和出版。于是,他创办了文运出版社,至今15年。“我从52岁开始从事出版事业,60岁之前的我是这样过去的。哗!我现在都快70岁了。”不过,张永新的字典并没有退休这两个字。当然,他也不希望像现在这样永远做下去,他希望有一天能找到接班人,然后开始写作。“九十年代初,我每週都会供稿给本地一些报章,并出过一本妇女论文集。做了出版事业后,我就无法集中精神写文章。每天都有很多琐碎事情要处理,不能静静地写作。过去,我一直在出版和分销别人的书,那我自己的书呢?”对张永新而言,60岁才是人生第二阶段的开始,因为在60岁以前,他从孩童、中学、大学毕业到出社会工作,有了人生经验后就慢慢成熟,直到60岁,才算是很成熟的人。“一般人说,活到60岁就要退休了,我却认为人活到60岁时,思想各方面都很成熟,社会和人生经验也富丰,这时,虽然从职场退下来,但不代表人生就此中断,反而是要继续走下去。“我们退休后,还是可以另外做一些事情,比如在家写作、当义工、创业或旅行。60岁的人多少有了一点经济基础,一般也不需要负担孩子的开销,这时候,理应可以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他说,很多人在60岁退休后就不知所措,且不知何去何从,这种心理状况轻易让人一下子衰老,生命也就更快结束。无接班人感失败2014年7月,文运在八打灵再也置购了一栋建筑物,以开办设备齐全的书店,而这是张永新的另一个梦想。“以前,我只是租赁一个小小的空间当办事处,以致没有空间办活动,所以,我一直想拥有一个有会议室和可以举办活动的空间,现在终于实现了这个梦想。”文运虽有其他股东合资,但书店、出版社和分销等营运工作,主要是由张永新独力负责,而他也不想永远做下去,并希望可以找到合适的接班人。“别人讚我很成功,出版很多书,现在又有了全新的建筑物,非常了不起。其实,我觉得我很失败,因为在众多讚美声中,却没有人自荐与我一起做这事业,你说我是不是很失败?“如果我做得这样好,为甚幺没有人要跟我一起打拚?目前,跟我合作最久的员工有两三个,通常能做三五年就很不错了。这是我的失败,我不懂原因。是不是我太难相处,还是我太严厉?”“我希望有人接班,但他得按照我们的宗旨、认同我们的原则,不能改变原本的理念,不能突然说要出版儿童书或更赚钱的书,因为赚钱是其次。”即使找到接班人,张永新也不会退休,他说,一旦有人接班,他就会转移工作重心,首先,他将会倾全力写作,接着,他还要举办各国,尤其是东南亚国家之间的社会运动或文化联繫活动。卖禁书被问话张永新是一位有梦想的老人家。他创办的文运是另类出版事业,出版的都是政经文教书籍,这是他的出版梦。“我以前帮大学教授找分销商时,他们对政治、经济、文化和历史的书都没有兴趣,多数都不愿卖。当时,我心想,有些书出版了却没人分销,很可惜,于偍,我就想自己做分销。”后来,他发现,常有作者的作品因内容敏感而没人敢出版,结果,他就决定成立出版社。“那些别人不要或不敢出版的书,我们就出版,但一定要是好书。那些别人不要分销的书,我们去分销,不怕。”他认为,讯息、思想和意见的传播很重要,分销也是思想传播的管道之一。由于他集中在分销有关社会、经济,特别是敏感的政治书籍,因此少了市场竞争,且这份工作也显得特别有意义。基于所出版和分销的书种特别,文运得以存活了15年。对于出版和分销政治书籍,张永新坦承有压力,但文运出版的书至今不曾被禁。“曾有一些由我们分销的书籍被当局所禁,我也曾因此被问话,所以,我们依法不出售禁书,不过,内容敏感的书籍,我还是照卖。”搬书流汗当运动张永新每天清早五点多就起身,喝咖啡、看报纸、做运动后就开始日常工作,一直到傍晚天黑时才回家。他的生活忙碌,却能长期维持健康作息,每天坚持做两三次运动。“我经常运动,一天不运动就会感到不自在。我每天早上只是作深呼吸、甩手和扭动身体的动作。下午时,我就会把书店里许多还未分门别类,或未确定要如何处理的书籍搬来搬去,藉此流汗当运动。傍晚6时后,我又再做一轮运动。以前我常跑步,现在多只是做甩手、体操、举重和掌上压等运动,有时我也会拉筋。”超爱喝咖啡张永新超爱喝咖啡,以前每天都会喝上三五杯,现在只喝少量,因为他知道,唯有保持身体健康才能继续工作,所以,他的身体至今没有太大问题。“不过,我也感觉到自己的体力衰退。60岁之前,扛书做粗重工都没有问题,60岁之后就明显感到疲倦。以前扛书时,一下就可以拿起来,现在在扛起重量相若的书籍时,却感觉这些书本很重。”梦想成立东南亚书张永新有很多左派思想的老朋友,他们至今还是有联繫,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是年轻人,而他也强调多元化,所以,他的员工由多元种族组成。“对于华团华教,我是敬而远之。我在社团有朋友,但我从不正式参与活动。我们的宗旨是多元,所以我们不只卖华文书,我们也卖其他语文的书种。”冀以咖啡会友“我要成立一间东南亚书店,好让印尼朋友可以不必到泰国,即在这里买到泰国书。这是一个理想,也是一个我要实现的梦想。”张永新的另一个梦想就是以咖啡会友,所以,他在文运底层建了一个很大的厨房,希望每一天都有人到访,坐下来喝咖啡谈天。“他们不一定是来买书,只是来谈天也可以。他们可能是退休的老人,也有年轻人,这些人有来自国内,也有来自国外的,总之,我就是要提供一个可供大家交流的机会和空间。”他继续说着他的梦想。“我还想载送无所事事的老朋友来这里谈天说地,帮他们解闷的同时,也可以减轻他们孩子的心理压力。这也是一门事业,但我还没有去做。”“我也希望将这里(文运)变成一个社会文化中心。当有人提到文运书坊时,就知道这地方很特别,它的书特别、活动特别、人也很特别。”/副刊‧文:李翠媚‧2015.01.15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傅太阳神|提供最新消息|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线上真钱中心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钻石娱乐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