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卫生活 >神奇的「忧郁微生物」:益生菌对治疗人类忧郁症有帮助吗? >

小编推荐

神奇的「忧郁微生物」:益生菌对治疗人类忧郁症有帮助吗?


2020-07-27


肠道菌丛对忧郁症的影响

如果你曾经陷入忧郁,可能会记得那种难过、灰心、没有希望的感觉。这是我们向亲友描述自己的忧郁状态时,经常提到的症状,那是一种很痛苦的状态。你或许也记得其他症状。你会觉得紧张易怒吗?有没有睡眠障碍或难以专注的情形?焦虑症患者也常有这些症状。被诊断出忧郁症的人当中,大概有一半也会出现焦虑症状,而许多长期焦虑的患者也有忧郁症的症状。忧郁症的疗法——尤其是我们所知的血清素回收抑制剂——通常也能缓解焦虑症的症状。忧郁和焦虑可以说是近亲。

既然操纵老鼠肠道菌丛的各种做法,包括摄取益生菌,能缓解这种动物的焦虑行为,那它们是否也能缓解老鼠的忧郁状态呢?爱尔兰科克的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精神病学家约翰.克莱恩(John F. Cryan)发表了数篇支持这种假设的论文,他自创容易朗朗上口的「忧郁微生物」(melancholic icrobes)一词,来指称肠道菌能够改变人类心情的特质。

在研究中,他的团队让实验室的老鼠食用益生菌「婴儿双歧桿菌」(Bifidobacterium infantis),这个名称的由来是因为它是母亲最初传给宝宝的几种菌株之一。接着,研究人员让不喜欢游泳的老鼠游泳,藉此刺激牠们的压力系统。当这种情况发生时,老鼠血液中的发炎分子「细胞激素」会上升(人类也会出现相同反应)。如果老鼠有食用益生菌,益生菌虽然没有改变老鼠的「忧郁」行为,却似乎能调节牠们血液与大脑出现的变化。在另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证明了,双歧桿菌的特定菌株能减少老鼠因实验诱发的类忧郁与焦虑行为,效果跟常用的抗忧郁药物立普能(Lexapro)一样。

这些结果代表益生菌对人类忧郁症也会有帮助吗?初步研究结果显示,在某些忧郁人士身上可能有效。在一项随机双盲研究中,法国研究人员请五十五位健康的男性和女性受试者每日食用含乳桿菌和双歧桿菌的益生菌,并且持续一个月。与服用对照产品的组别相比,益生菌组的受试者在心理痛苦和焦虑方面出现微幅的改善。在另一项研究中,英国研究人员提供一百二十四名健康人士另一种乳桿菌菌种。研究开始时较为忧郁的那些人,因这项治疗而显着改善了他们的心情。

这些研究给了我们好的开始,但我们还需要更大型、设计更缜密的临床试验,来确认益生菌是否能在你感觉忧郁时提振心情,在焦虑时平稳情绪,或者影响心理健康。在此同时,你可以多多注意自己的饮食,藉此让大脑、肠道与菌群的对话产生正面影响。我们将在后续章节深入了解到,吃下肚的东西对肠道健康有重大的影响,想修正并改善我们的肠脑相互作用,食物是一种简单、愉快又经济的方式。

压力的作用

大多数焦虑症、忧郁症、肠躁症,或其他大脑与肠脑疾病患者,对于压力事件都特别敏感。当他们处于压力下时,常会衍生肠胃道症状发作。现在我们已经知道,肠道菌对于大脑压力迴路的反应程度有重大影响。我们还知道压力系统的神经传递物质(如压力荷尔蒙去甲肾上腺素),可以大幅改变肠道菌行为,使它们变得更具侵略性且更危险。

肠道菌可能影响我们的情绪,其最早的线索之一来自所谓的无菌鼠实验,关于肠道菌与大脑的已发表研究,大都仰赖这种实验方法。正常条件下饲养的动物会暴露于各种来自食物、空气、照顾者与自身粪便的微生物当中,而无菌鼠的状态不同,牠们出生和饲养的环境是完全无菌的─完全没有任何微生物。科学家以剖腹产接生小鼠,接着立即把牠们送到隔离的空间,进入这个空间的所有空气、食物和水都经过杀菌。这些老鼠在无菌世界中长大后,科学家研究牠们的行为和生理机能,并与基因条件相同、但在正常环境下养大的老鼠进行比较。两组老鼠之间不同的行为或大脑生化特性,就可以被视为是正常肠道菌丛的影响。

研究人员第一次繁殖出这些老鼠不久后便观察到,牠们成年后面对压力刺激时会产生更多的压力荷尔蒙皮质酮(前文曾提到,皮质酮是人类压力荷尔蒙皮质醇的老鼠版本)而过度反应。如果研究人员在老鼠还小的时候就把有益的微生物群移植到牠们的肠道中,就能够逆转老鼠面对压力的过度反应。然而,如果给予成年老鼠这种肠道菌治疗,则未能观察到这种益处。这些实验显示,肠道菌可在早年影响大脑压力反应能力的发育。

如果你把一窝刚出生的小老鼠分成两组,其中一组在无菌状态中养大,这两组同一对父母生下的小老鼠将出现惊人的广泛差异。无菌老鼠对疼痛较不敏感,与同龄的老鼠互动时社交度较低。此外,牠们与正常老鼠相较下,大脑和肠道中的生化特性与分子机制都有所改变。例如,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的史凡.派德森(Sven Pettersson)研究小组研究显示,无菌鼠比正常成长的老鼠展现出较少的类焦虑行为,而且在大脑中负责动作控制和类焦虑行为的区域,影响此区神经细胞讯息传递的基因表现也改变了。不过,如果无菌鼠在其生命的早期就接触肠道菌丛,那牠们就不会展现出任何生化上的异常。派德森和他的同事做出的结论是,肠道菌丛定殖在肠道后,就会以某种方式启动大脑中影响情绪行为的生化讯息传递机制。

我们已经知道,各种压力会暂时改变肠道菌的组成,明确的说,处于压力下的动物,其粪便中的乳桿菌数量会减少。但不同研究领域的资料显示,压力的影响所及可不仅止于暂时改变菌群的数量。长久以来,人们都知道,压力下分泌的化学物质去甲肾上腺素,会使心脏跳动更快且血压升高,但我们最近才知道,这种压力荷尔蒙也可以释放至肠道内,跟你的肠道菌直接沟通。已有好几个实验室证实,去甲肾上腺素可刺激病原体的生长,造成严重的肠道感染、胃溃疡,甚至败血症。这种压力分子除了刺激病原体生长外,还能活化病原体的基因,使其更具侵略性,并增加它们往后在肠道存活的机会。特定肠道菌甚至可以把在压力下流动于肠道内的去甲肾上腺素,修正成更强的形式,强化这种荷尔蒙对其他肠道菌的作用。这意谓着如果你压力很大时又得到肠道感染,可能会招来大麻烦。

来找我看诊的五十岁女性史东太太,可以证实压力与肠道感染的关联性会带来怎样的临床后果。史东太太刚经历了争论不休、压力沉重的冗长离婚诉讼,结束她二十五年的婚姻。她身为商界主管,工作非常辛苦,一週工作八十小时,还需要大量出差。她不记得自己过去曾有任何肠胃症状,但她大半辈子以来一直有反覆发作的焦虑症,以及慢性下背痛与头痛的问题。史东太太压力沉重,她自己也很清楚这件事。

为了让自己休息一下,她从洛杉矶飞到墨西哥的卡波圣卢卡斯(Cabo San Lucas)度假。在开始的头两天,一切完全符合她的期望,她在饭店泳池畔放鬆享受着平静的假期。第三天她前往风景优美的巴哈海滩小镇,顺道在当地一个海鲜餐厅用餐。那週接下来的时间只能以悽惨来形容,她几乎走不出饭店房门,而且腹部痉挛、胀气、噁心和腹泻等症状似乎永无休止。

史东太太回到洛杉矶时已较为好转,但她还是去找了基层医疗医师就诊。他诊断她罹患的是旅行者腹泻(traveler’s diarrhea),是当地水中细菌引起的常见肠胃炎。史东太太去就诊时症状已经改善,粪便样本中也已经测不到传染性细菌了,所以医师建议她不必服用抗生素,还保证她的症状会在几天内完全消失。

不幸的是,这些症状并未消失。经过数週的不断腹胀、不规律的排便和偶发痉挛等残余症状后,史东太太前来我这里就诊。她的粪便感染性微生物检测结果再次呈现阴性,而且她过去从未经历过任何肠胃道症状,因此我建议她接受结肠镜检查。在结肠镜检查结果也没有任何异状后,我诊断她罹患的是「感染后型肠躁症」(postinfectious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这种症候群大约影响一成细菌性或病毒性肠胃炎患者,最常发生于过去有疼痛或不适症状的人身上。这些人最初的传染性肠胃炎持续时间比正常情况来得久,而且得到肠胃道感染时,正好处于长期的沉重压力之下。(如果你得了这种病,症状通常会在几个月内消失,而且标準肠躁症疗法可用于治疗该症候群。)

有这些风险因素的人士,最有可能在感染病原体(例如致病性大肠桿菌,它是最常造成旅行者腹泻的病原体)之后,出现类似感染后型肠躁症的症状。这种情形非常合理,因为慢性压力会刺激肠道中病原体的生长,包括大肠桿菌在内,还会让它们变得更具侵略性。压力也会导致肠道的自主神经系统释出压力讯息,减少结肠黏液层的厚度,使得肠漏更为严重,于是微生物得以避开肠道的多种防御策略,轻易进入其免疫系统。这个连锁效应造成肠道免疫反应启动的期间持续得更久,症状也就拖延得更久。

我们都知道,并非所有的压力都是负面的。相对于慢性或反覆出现的压力,急性压力及其引发的相关情绪能改善我们执行困难任务时的表现,例如应考或演讲。另外,它也能强化我们对肠道感染的防御力,增进肠道健康。达成此效果的方式有很多种。急性压力让胃部在回应压力相关的大脑讯息时,会产生更多胃酸,因此,伴随食物入侵的微生物可能在抵达肠道前就已经被杀死。它还指示肠道增加肠液分泌并排出内容物,包括病原体在内。而且,它还能增加称为「防御素」(defensins)的抗微生物胜肽(antimicrobial peptide)分泌。所有这些反应,目的都是在保护肠胃道抵抗可能造成危害的入侵者,并缩短感染的时程。

不过,虽然急性压力对我们的肠道与肠道中的微生物有保护作用,但过多的压力却会把这些益处变成身体的负担。慢性压力会提高肠胃道感染的风险,而且也可能延长你的不适症状,即使感染状况已经清除了。如果你患有对压力高度敏感的疾病,如肠躁症或週期性呕吐症候群,那幺慢性压力应该是影响症状严重程度的主要因素之一。

相关书摘 ▶无法停止呕吐的男人:当位在肠道的「第二大脑」异常时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肠道.大脑.肠道菌:饮食会改变你的情绪、直觉和大脑健康》,如果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艾莫隆・迈尔医师(Emeran Mayer, MD)
译者:毛佩琦

最新医学临床已经证明,「肠脑菌轴」革命性的新发现,将改变我们未来医学的走向,二○一三年,人体实验首度证实,操纵肠道菌能够改变大脑功能!二○一六年,美国「国家微生物组计画」斥资超过五亿美元,探究微生物在人体健康的应用。这些「肠脑菌轴」(gut-brain-microbiome axis)研究将在未来成为肠躁症、忧郁症、自闭症、帕金森氏症、阿兹海默症……等疾病的治疗关键!

引领全球肠脑菌轴研究的世界级专家艾莫隆.迈尔医师,首次以深入浅出的方式,为我们揭开肠脑菌轴的奥祕。

《无麸质饮食,打造健康脑!》引用本书作者的含益生菌优格实验,支持作者只要好好照顾肠道菌就能增进大脑功能、改善情绪障碍的论点。现在,迈尔博士亲自完整呈现自己四十年来的肠脑连结研究,完整揭露肠道与肠道菌影响大脑健康的科学机制与应用!

大脑疾病,是我们体内生态系正在崩坏的警钟;任何没有考量到肠内菌的健康计画,都只能让你离最佳健康状态愈来愈远。

只要改变肠道菌这些恼人的身体及心理疾病都可能得到改善:分心/健忘/焦虑/忧郁/嗜睡/失眠/暴食/失智/自闭/肥胖/气喘/过敏/便祕/腹泻/肠躁症/胃食道逆流/帕金森氏症/阿兹海默症/自体免疫疾病/功能性肠胃疾病……

本书从肠脑菌轴的角度,改写健康的定义,教我们如何简单改变饮食与生活模式,来打造正面情绪、强化直觉、增强免疫力,甚至轻鬆减重。

神奇的「忧郁微生物」:益生菌对治疗人类忧郁症有帮助吗? Photo Credit: 如果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傅太阳神|提供最新消息|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